富民华商网

二手房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房产 > 二手房 > 深圳二手房卖到“断货”,卖家惜售涨价现象频现

深圳二手房卖到“断货”,卖家惜售涨价现象频现

  原标题:深圳二手房卖到断货”,卖家惜售涨价现象频现

  针对深圳楼市曝出被热炒的消息,深圳市住建局日前表示,今年将新开工商品房上千万平米,今年一季度深圳新房价格上涨1.0%,二手房上涨2.8%,房价总体平稳、略有上升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日前走访多家房地产中介了解到,自深圳中介行业3月份复工以来,目前复工复岗率已近100%,随之而来的是深圳二手房地产市场明显回暖,成交量加大。据深圳中原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,3月份深圳二手住宅成交套数为8008套,环比上升3.8倍。

  房价牵动着买卖双方的神经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作为买家的张女士庆幸自己“终于上车”,还在观望、尚未出手的何先生则担心“房价就这样一路涨上去”;卖家陈女士手握豪宅心中不慌,抱着“看样子还能再涨”的心态,随行就市。当然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也从中介那里听到了有投资客因面临断供,急售房产的真实案例。

  中介:带客户看房几乎没有间断

  龙华的张女士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。4月初办完房产过户手续后,以前那个殷勤服务的中介小成,明显不如之前积极了。

  张女士给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展示的微信对话框里,小成说道:“姐,真的不是不主动,而是最近太忙了,每天带十多批客人看房,连回微信的时间都没有!”

  小成的这席话还真不是敷衍。4月25日下午两点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福田区景田东海银座的中原地产看到,偌大的店铺里只有两个中介人员在。中介王女士告诉记者:“其他人都带客户去看房了,周末都是最忙的时候。”

  “小面积、总价低的小户型基本上已经没货卖了!”该片区的另一地产中介小张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价格上涨是一回事,关键是基本没房了。这里位置好,又带名校学位,整个片区小户型一直比较紧缺,但像现在基本上没房可售的情况,是我从业这些年来头一次出现。”

福田保税区中介挂出的房源

福田保税区中介挂出的房源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链家APP上看到,该片区2002年建成以小户型为主的楼盘,目前仅有两套出售,37平米和44平米,单价分别为16.16万元/平米和14.89万元/平米。从链家提供的历史成交数据来看,2019年10月成交的一套31平米的房子单价仅为13.43万元/平米。

  “现在保税区最便宜的一套房子是455万,整个片区只有这么一套。”在深圳福田保税区从事地产中介的小代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“去年12月的时候,这里的房子每平米均价还在7.5万元,但春节过后,房价就一路疯涨,现在一套房子平均涨了30多万元。”

  同一片区,另一家地产销售人员贾先生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保税区一个带学位的27平方米的小房子,年前是150万元,现在要去到200万元了。去年年底的时候,这个片区每个小区基本都有5、6套房源出售,但是现在有的小区已经处于无房可售的状态。只要业主不临时加价,是很容易成交的。”

  “自从复工之后,每天带客户看房,可以说没有间断过。”小代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4月15日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来到深圳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福田登记所进行实地探访。当记者下午一点半来到这里时,大厅里面已有超过200人,复印资料和咨询窗口等都排起了长队。下午两点,中心通过叫号办理业务,记者看到,有业务号已叫到170多号。

深圳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福田登记所一角

深圳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福田登记所一角

  一位招商银行按揭专员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从上个月中开始,每天就一直这么多人了。”记者从她的登记本上看到,当天她需要提供按揭资料进行过户的购房者就有13个。

  赖先生在深圳龙岗坂田片区从事房地产中介多年,最近他频繁的往来龙岗宝安之间带客户看房。“客户想看哪里的房,我们就带客户去哪里。”赖先生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宝安最近很热门,看房的人也多。现在,越是价格涨得快的,客户的热情越高。”赖先生给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看了与同行的聊天记录显示,对方说:“宝安的房现在都是100万的往上涨。”

 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监测显示,2020年第15周(4月6日-12日),深圳市二手房挂牌均价为65747元/㎡,环比上一周上涨0.71%。其中,宝安区涨幅最大,涨幅达1.28%,均价为71516元/㎡。宝安区同时也是成交量最高的区域,成交量占比28.44%。此外,西部热点区域涨幅较大,业主惜售、调价现象频现

  卖家:惜售涨价现象频现

  陈女士的房子位于深圳南山区,正是在西部热点区域内。2012年,陈女士以522万元买入了一套177平方米的双拼海景房,因为想换房,陈女士去年下半年开始放盘出售。

  “去年的时候,小区户型差不多的房子成交价格是1400万到1500万,我当时挂的价格是1550万。在去年11月深圳取消‘豪宅税’前,看房的人不多,可能一周也就二三个,但政策一出,看房的人明显多了起来,有时候中午吃饭的时间都能来好几拨。”陈女士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今年过完年,我就把售价调高到了1680万。3月下旬,有中介带一个客户看了两次,立马就说要这套了,中介通知我第二天去签约。”

  陈女士思考了一个晚上,最终还是放弃了签约。在她看来,她的房子处于这一片区的价格洼地。“其他小区环境比我们差,楼龄比我们老的,价格还比我们的高。”陈女士说,“现在深圳房价都在普涨,不着急卖,再等等看。”

  像陈女士这样手握豪宅,死守价格的卖家还有钟先生。他有一套位于香蜜湖的140平方米的房子,今年2月初放盘,售价1880万元。据钟先生透露,最近看房的人并不多,一周也就四五波人看,并且没有特别有意向的买家,但他并不着急出手。“小区其他房子都是13万多一平米的价格在卖,我没理由比别人便宜,更何况我还带了精装修!”钟先生说道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Q房网展示的该小区二手房房价走势看到,2月份挂牌均价为12.59万元/平方米,4月份挂牌均价已达13.4万元/平方米,上涨幅度6.43%。

  不过,并非每个卖家都和他们的心态一样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采访中,就了解到有投资客因面临断供急售房产的情况。中介小张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这位业主是一个老板,在深圳有5套房,“因为疫情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,资金链出现问题,现在把其中一套福田77平方米的房子挂在我们中介卖。”

  在采访中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了解到,深圳二手房的购房者主要以刚需为主,就像之前提到的张女士就是自住需求;此外还有一些家庭因为生二胎,或者小孩入学有改善型住房和学位房的购房需求。对于通过疫情“贴息贷款”炒房的情况,在记者整个采访中并没有遇到。

相关信息: